生死线
  • 主演:张译 廖凡 李晨 杨烁 吕夏 王黎雯 方慧 赵达 刘天佐 罗京民 倪大红 高子沣 倪大宏 王双宝 吕夏葳
  • 导演:孔笙
  • 地区:大陆
  • 年代:2009
  • 类型:
  • 简介:
    20世纪30年代末,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遍大江南北,连紧临大海的小城市沽宁城也未能免予战火的侵扰.在着纷纷乱世,日寇、军阀、豪商、黑帮共同瓜分着沽宁的财富,人民的生活宛若人间地狱.任职于当地女中的国文教师欧阳山川(廖凡 饰),其真实身份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对这乱世和革命失去信心的他,一心... [详情]
分集剧情
  • 1938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长江以北地带的战势呈胶着状态,为了打破僵局,贯通南北战场,日军将攻击矛头指向还未经历战火的长江以南。 沽宁城,一座十万人口的沿海小城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官字头的守备军司…[ 展开]
  • 窦村村民窦六品的所有亲人在“屠村事件”中被杀,此生只剩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杀鬼子报仇。六品亲眼目睹了鬼子乔装改扮成难民,所以他一路跟踪,遇见小队鬼子就直接杀死。 四道风惩治了廖金头后,他俨然成了沽宁车…[ 展开]
  • 沽宁民众为守备军举行的庆功大会上,守备军副官龙文章在庆功会上慷慨激昂的演讲着,此刻,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日军已经逼近到眼皮底下了 城外,欧阳已经与日军展开了殊死肉搏。欧阳大声呼喊向不远处的守备军报警…[ 展开]
  • 欧阳和六品边打边往会场方向转移,无奈巷口都被日军机枪手堵死。欧阳让不会打枪的六品数十个数开一枪,目的是以六品为靶子吸引敌人火力,自己则翻墙跃巷绕到日军背后突袭,这招收到奇效。但用尽体力的欧阳被一个重伤…[ 展开]
  • 第一次看到残杀与鲜血的高昕被这些场景吓坏了,当她得知最好的朋友已经去世时悲痛欲绝,何莫修想借此契机带高昕去美国却遭到高昕的拒绝。 请来枪的四道风邀请欧阳做自己的“军师”,帮他一起打鬼子,欧阳无法跟…[ 展开]
  • 四道风咄咄逼人的“邀请”欧阳做他的军师帮他打鬼子。而心乱如麻的欧阳此时根本无心跟这个鲁莽的城市无产者探讨“江湖结义”的问题。双方就此不欢而散。 六十七团军官鲍廷野来投奔守备军司令蒋武堂,说蒋武堂曾…[ 展开]
  • 与日军的搏斗让欧阳用尽了所有力气,眼看就要被抓住,四道风突然出现杀了追踪的两名鬼子,再次救下欧阳。四道风更加认定欧阳走了一条错路,他放枪“威逼”欧阳做他的军师。但这声连鬼子都不敢轻易放响的枪声却给守备…[ 展开]
  • 蒋武堂抑止不住激动之情,冲出守备区迎接六十七团团长陈少堂,沽宁城外阵地,趁着蒋武堂与陈少堂谈话的功夫,六十七军迅速将鲜血淋漓的担架抬进沽宁城里。蒋武堂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与陈少堂的重逢竟以劝降为主题,…[ 展开]
  • 三人商量对策,决定让欧阳进城将守备军残部接出沽宁,蒋武堂龙文章二人在城外接应。 日军冲进高三宝家,见什么抢什么,何莫修换上一身西装手表等“洋行头”准备与日本人交涉,却被日军扒了个精光。日军发现了高…[ 展开]
  • 就在此时邮差现身,从日军后方投入威力强猛的炸弹,引领欧阳等撤到一个伪装地十分精妙的小院。欧阳不禁暗自钦佩地下党领导“老唐”惊人地预见和解读战争的能力。一群人跟随邮差七拐八绕来到这个小院,又进入了小院中…[ 展开]
  • 席间长谷川要求高三宝与日本合作,将名下码头、工厂等产业全部为日军服务,此请当场遭高三宝严辞拒绝,恼羞成怒的长谷川凶相毕露。 欧阳和四道风来到沙门,居然看到沙门在沽宁满城尽遭劫难的时候居然还能悠闲的…[ 展开]
  • 沽宁饭馆无名居,长谷川并没有和高三宝撕破脸皮,他想到更歹毒的办法对付这个坚守道德底线的商人,长谷川找来了沽宁著名二胡艺人罗非烟前来演奏,一曲《满江红》让精通中国文化的长谷川听出了弦外之音,长谷川命亲兵…[ 展开]
  • 沙门宴席上,沙观止问四道风那半拉沙门他还要不要,四道风赖皮涎脸的跟叔叔打马虎眼。一顿难得的团圆饭吃的沙观止兴致盎然,似乎忘记了这是他安排下的掉包计。李六野从日军总部拿回了200条枪,正好遇到四道风,言…[ 展开]
  • 六品将一颗手榴弹仍向坦克,手榴弹砸在坦克身上又弹了回来,唐真和龙文章的子弹打在坦克上不起一点作用,被激怒的蒋武堂举着马刀冲上坦克顶,将刀插入炮塔,刀也被别断。包括古烁在内的所有人都耗尽了力气,却拿这个…[ 展开]
  • 欧阳等带着受伤的四道风来到高三宝家,重伤之下的四道风急需输血,可是此时送四道风去医院输血无异于送死,唯一一个与之血型相匹配的高昕给四道风输了800CC血,而同时何莫修发现高昕一直深爱着这个来去如风的四道…[ 展开]
  • 龙文章的母亲从广东佛山来到沽宁找寻儿子,因盘缠不够遂想将一副麻将卖给高三宝,高三宝听说此人是守备军的家属,不忍将守备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告知于她,只好不收她的麻将反而还给她几百大洋,并安排她住进旅馆。&nb…[ 展开]
  • 而此时,日军已经包围了山头,织成一个大包围网,向中心渗透。欧阳将有限的子弹分配给队员们,但这些子弹远远不够与日军正面交锋。四道风想与日军拼了,但欧阳要求他保护自己和电台转移,不准随意交战。 何莫修…[ 展开]
  • 高三宝严辞拒绝了长谷川的要求,拒不交出何莫修,长谷川使出毒招,派兵将高家附近市民从家中赶出来,宵禁前不见何莫修就将流落街头的人全部杀掉。无奈所有的邻居都到高家避难,哀告着高三宝不要连累自己。 何…[ 展开]
  • 唐真固执的纠缠着欧阳,那种无言的压迫让欧阳无法面对。欧阳给组织发报请示接下来的任务,唐真天真的问是不是这里面的命令欧阳都会执行,得到欧阳肯定的答复后她居然傻傻的走到电台后,对着电台继续要求欧阳尽快安排…[ 展开]
  • 高三宝上街买东西,家里却闹翻了天。 为了鼓励病恹恹的何莫修面对现实,高昕用椅子把他从秘道里拖了出来。面对邻居中闹的最凶的谭老,高昕拿出了巾帼之气。她端出父亲收藏的猎枪,守在门口不准任何人出去给鬼子…[ 展开]
  • 何莫修和高昕二人被一个自称是高三宝安排下的陌生人接到葵花渡,上了乌篷船后才发现,他们已经落入李六野的手里。 欧阳、四道风带着老赵和思枫一起赶到高家接何莫修,得知何莫修和高昕已经出走,四人赶往葵花渡…[ 展开]
  • 欧阳的连环计果然收到奇效,四道风和欧阳进入小屋与李六野“谈判”,在“强大火力”的压迫下,李六野不得不放了何莫修与高昕,思枫马上接着何高二人上了小船。而就在欧阳和四道风要离开的时候李六野突然狂性大发举枪…[ 展开]
  • 身在潮安日军总部的长谷川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说李六野已经将何莫修抓到手,长谷川立即让伊达派车将人送到潮安。此刻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给他打电话的正是欧阳,欧阳和四道风被古烁带入沽宁日军司令部,在日军眼…[ 展开]
  • 古烁明白过来事情原来还没有败露,走到李六野身前接过他的枪,发誓一定找出凶手替他报仇。沙观止带着李六野离开,古烁险险过关。 潮安途中,“押送”何莫修的军车驶离了沽宁,路上遇到一片人为挖断的路面,所有…[ 展开]
  • 这支以长矛大刀为主战武器的队伍正是大荷村的农民武装,由于首领苟腊八根本不懂隐蔽,因此跟着龙文章屁股后面成了日军的活雷达。明白了总挨炸的原因,龙文章气的冲他们破口大骂。 潮安附近的大河荷被日军侵略,…[ 展开]
  • 日军一边向村里进攻,一边分兵去抓龙文章。欧阳等在村里凭借狭小的空间与日军展开巷战,在这样的战场上,何莫修的雷管更加发挥作用,空间狭小无处躲藏,日军一时攻不进来。 接连两位长官被龙文章击毙,这支神崎…[ 展开]
  • 苟腊八决定杀身成仁,让队员海螃蟹带着其他人撤退,以后每年都来他的坟上告诉他杀了多少鬼子。当伊达的骑兵队赶到包围了他的时候,他坐在祠堂门外。达把他当作了最后一个抵抗者。他突然点燃了炸药的引线,伊达被炸成…[ 展开]
  • 婚宴进行的同时,何莫修这个天才正埋头制造新式液体炸弹。一个小小的意外造成威力巨大的爆炸,也让四道风看到了足够留下何莫修的理由。 连日逃匿惊吓,古烁病倒在一个小巷的角落里等死。小乞丐来到古烁身边,把…[ 展开]
  • 之前的意外,使得电台被炸,为了将功补过,何莫修在尽快的为大家重做一个电台。这时高昕出现,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感情,使得何莫修有些落寞。 四道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闷酒。为了让他重新振作,高昕搅闹着不让…[ 展开]
  • 四道风冲出沙门八大金刚的重围,李六野率人追了出来围堵四道风。关键时刻,四道风的鼓动动摇了沙门帮众的军心,一起临阵倒戈反击李六野,李六野众叛亲离被四道风炸成废人。伤势过重的李六野被抬回沙门,大夫说他要受…[ 展开]
  • 何莫修和欧阳在上街发报,电报里欧阳和盟军紧张交涉着。盟军的下一个轰炸目标是沽宁码头,欧阳要求盟军在码头工人上工之前进行轰炸,可固执而蛮横的盟军称计划已制定不能改变。正在电报里争的不可开交之时,日军的侦…[ 展开]
  • 日军总部派来一位宇多田大佐,负责监督在沽宁建一座军用机场。在没有任何设备和机械的条件下长谷川将至少三个月的施工计划缩短为一个月,为此他派出部队在沽宁挨家挨户的抓光所有劳力,准备极尽残忍的折磨这座让他憎…[ 展开]
  • 不懂锅炉制造技术的渡边再次找何莫修帮忙,通过和渡边的谈判,何莫修为劳工们赢得一些生存权利。 四道风、龙文章等撤回沽宁高三宝家,没有了欧阳,他们的行动没有主心骨,龙文章等欲硬打劳工营救人,四道风拚命…[ 展开]
  • 何莫修割腕后恍惚中看到了欧阳。欧阳还是以他惯有的方式来鼓励何莫修。何莫修终于领悟,决心抗争到底。 烧完骨架后渡边要求劳工们将锅炉拆掉,何莫修为给欧阳找个养伤的地方向渡边提出用现有的锅炉给日军改造一…[ 展开]
  • 劳工营内,满天星终于忍不住了,六品的到来不仅没有带来逃离的希望,反而跟何莫修混在一起,他彻底失望了。他带着几个队员在夜晚逃出劳工营,不料劳工营四周布满了地雷,大部分人被炸死,满天星被生擒回来。 …[ 展开]
  • 长谷川和宇多田洗完了澡,准备拿满天星当作玩偶折磨一番,让伊达拿满天星来练练刀法,没想到被打的还剩半条命的满天星居然有力量做困兽之斗。满天星踢倒伊达,从旁边的日军手上抢到一把手枪,可惜马上被日军们摁在地…[ 展开]
  • 片刻之后欧阳赶走了妻子,因为思枫此刻最大重任还是带好女儿。四道风和龙文章化装成劳工潜入劳工营,伺机炸掉机场。四道风进入劳工营后,对着劳工们亮出自己的家伙自报门号,他那种狂劲绝对是有说服力的,希望迅速在…[ 展开]
  • 沙观止把欧阳等所有人堵在一个工棚里。欧阳让大家都退出工棚,单独与沙观止推心置腹的交谈,欧阳看明白了,其实在沙观止心里,几年来寻找四道风的目的并不是真正想杀他,而是出于对自己脸面的维护和对亲情的渴盼。&…[ 展开]
  • 四道风等趁乱撤离,欧阳、何莫修和六品被日军抓捕。 欧阳、何莫修和六品被带到长谷川面前,廖金头向长谷川高密欧阳就是长谷川一直要抓的共党,日军的殴打再次让欧阳的伤口破裂。六品趁乱抓住了廖金头的咽喉准备…[ 展开]
  • 欧阳在睡梦中哭醒,此时的他并不知道思枫和女儿的情况。 龙文章带着队员们向国军阵地转移,远远的看见国军阵地上火光四起,他们以为那是国军在开炮,但事实是国军阵地遭到了日军战机的自杀式攻击。沽宁的鸟山队…[ 展开]
  • 此时的欧阳已经被日军折磨的只剩半条命,在这种暴力与医学的双重折磨下,欧阳的身体被魔鬼与天使来回撕扯,皮肤大面积烧伤,内脏机能损失一半,手指全部骨折,欧阳躺在那里被包的象一具干尸。长谷川对欧阳的折磨已经…[ 展开]
  • 四道风从树丛掩映下的地道口钻了进去,华盛顿吴命令炮弹齐射,第二波攻势开始。 此刻,何莫修被关在劳工营的囚笼里,而廖金头则被关在另一个囚笼里。自欧阳被抓住之后,廖金头对日军也失去了价值。国军进攻劳工…[ 展开]
  • 援军还有四个小时才能到来,在援军到来之前,他们必须在沽宁站稳脚跟。日军的阵地稳固异常,打退了国军一轮轮的进攻,眼见着国军的士兵一片片的倒下,所有人心急如焚。何莫修用手推车制作了一部特殊的炸弹车,但必需…[ 展开]
  • 欧阳在人群中寻找思枫,因为对欧阳隐瞒了思枫的牺牲,欧阳一直以为思枫在别处执行秘密人物,也将会来沽宁与他汇合,他幻想着与妻子女儿的团聚,渴盼着在人群中看到思枫的身影。 华盛顿吴单独把龙文章叫到指挥所…[ 展开]
  • 日军将国军阵地上的异动报告给长谷川,长谷川决定派出敢死队渡河试探对方情况。此刻河这边的日军对面只有十几个“四道风”队员,长谷川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欧阳决定用手头的十几个人唱了一出《空城计》。他们把日军敢…[ 展开]
  • 所有队员带领沽宁百姓与突围的日军展开巷战。伊达驾驶着他的坦克“菊一号”当前开道。四道风终于再次和这辆坦克对决,与三年前的那场惨烈的战斗不同,四道风此次使出巧计,再次将坦克摧毁。 国军进城了,他们穿…[ 展开]
  • 此刻的沙门已如鬼宅一般,沙观止的床上躺着他老婆的尸体,那是在沙观止被抓进沙门的时候就被长谷川下令杀死的,血早已干涸在床上,沙观止决意寻死,却意外发现廖金头出现在沙门,他此刻正偷偷爬进沙门搜寻一点还没有…[ 展开]
剧情介绍来源:电视猫